从瓶邪到靖苏

【凯歌】君为上

和歌原:

一发完结,全文都来自作者的脑洞。


RPS,非常污,慎入!


欠调教的不老歌请按照4G—wifi—3G—电脑的顺序调戏,总有一款适合你。


============================


 


如果人生只是一场戏,而你在演的是一场戏中戏。


可最后戏中戏成为了你的人生。


那么你是选择用壮士断腕的勇气去割裂这一出戏中戏,让人生只是一次人生?还是选择留下,在远离人群的舞台上坚持着这一出也许永远不会落幕的演出?


即使需要等待很久才会有观众,鲜花和掌声。


 


 


靖王手起剑落,宫铃绳断。


梅长苏跪倒在地。


“殿下……”


 


明诚拍案而起,明台瞬间躲开。


“阿诚哥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胡歌有点毛躁地揉了揉刚吹过的头发,按灭屏幕,把手机随手扔到旁边床上叹了一口气。屋里只点了一盏床头灯和浴室门口的廊灯,倾泻下一片暧昧的昏黄。


不亮,但也不暗。


浴室里的水还在哗哗地响着。


这cut是他妈谁做的!


他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声。


 


和这个人从相见第一天开始,自己就处于“看起来”弱势的一方。


个子比较高的那个人明明是自己嘛。胡歌有点自嘲地想。


 


“又想什么呢?”有人从浴室里出来,带着一身浅浅的水气坐到了他的身旁。淡淡的洗发水香气,酒店浴衣上干净的消毒水味道和那人身上的熟悉气味一下子氤氲开来。


“凯哥……”胡歌翻了个身,把头挪到王凯腿上,抬头看着他。


“琅琊榜二,今天看侯总在微信群里说了个大概,你心里有谱了没?”


“怎么突然问这个?梅宗主可是做主整个江湖的男人,心里没谱啊?”也许是刚刚洗好澡的原因,王凯的声音里带着调笑和几分放松。


“倒也不是……”丢在一旁的手机嗡嗡一震,屏幕亮了起来,他伸手去拿,却被王凯抢先一步握在了手里顺手解开了指纹密码。“是老大群里的消息。”


“说什么啦。”胡歌懒洋洋地翻了个身。


 


头发没有全部吹干,吹风机的热气散去后便有一丝凉意缠绕上来。他挪动了几下身子,把头贴上那个温暖的源头。


“侯老大说了点琅琊榜二的细节,念给你听?”王凯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那个蹭到自己小腹上的脑袋皱了皱眉。“头发又不吹干,睡着了明天早上喊头疼我可不管你。”


“唔……懒……”翘起的尾音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你几岁了?”王凯笑着敲了一下他的头,抓起刚才随手丢在床头柜上的吹风机。“翻个身,给你吹头发。”


 


温暖的风萦绕在指尖,指下微湿的碎发带着柔软的触感,呜呜的风声掩盖掉了所有的声音,让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喧嚣的宁静。


吹风机的温度和风力都调到了二档,轻柔温暖的风配合着那只力道恰到好处的手撩拨得他头脑一片空白,胡歌轻松地叹了口气,闭上双眼放空了思绪。


“困了?”吹风机的风量又被调小了一档,他听到王凯的声音低低沉沉地传来,夹在一片风声中。


“没……”头脑放松下来变得有些迟钝,胡歌努力地回想着刚才的话题。“琅琊榜二,侯老大说什么了?”


“说什么重要吗?反正……你要准备入戏了梅宗主。”王凯摸摸他已经变干的头发关掉吹风机,低下头对着他的耳廓轻轻吹了一口气。“要不要靖王殿下给你帮个忙?”


“没出过戏,哪来的入戏?”胡歌闭着眼睛缩了一下脖子。


 


他曾是个惧怕自己无法出戏的演员。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明白。


什么出戏入戏,入了戏,戏也就成了自己人生的一部分。


既然无法出戏,那么,就把这场戏活成自己的人生吧。


戏总是有剧本的,可人生却有着无数的可能性,走向无数未知的结局。这场大戏,可比电视剧要精彩多了。


 


吹风机已经关掉,可擦过耳边的热气却并未停止。


“凯哥……痒痒,别吹了。”胡歌侧过头想躲开那人的呼吸,却冷不丁地被扣住后脑半强制地抬起了头,随后耳垂被含住,灵活的舌尖下一秒就钻进了他的耳洞,细细地舔舐着。


“卧槽王凯你是不是欲求不满!你昨天不是刚……”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起了一身小小的颤栗,意识到这人想要干什么,他的脑子也一瞬间清醒过来。


“欲求不满?这词儿用的不错,我喜欢。”王凯轻笑一声。“昨天才吃到那么一点点儿,怎么会够?”他心疼累了好多天的恋人,头一个晚上不过浅尝辄止地互相解决了一下,原本今天他也没有这个意思,可是面对这张对自己毫无戒备的漂亮面容……


好吧,都怪男人这该死的本能。


 


>>>>>下文请走不老歌<<<<<<






这么美的人,是他的。


是他亲手将这朵曾经把全身的力气都用来生长保护自己的尖刺,却拒绝开放的玫瑰从温室土壤中挖了出来,种进自己这一片广袤无垠的土地,让他被风雨洗礼,被阳光沐浴,终于绽放成最美丽的模样。


即使这样就需要承担如今的这朵鲜花被更多人看到和觊觎的风险。可他坚信,这朵花儿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才会吐露最甜美的芬芳。




沉浸在恋人毫无保留的献祭中,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成一泓清泉了。




他曾经是一片狂风呼啸的野原,如今盛放的玫瑰却让风中带上了醉人的清香。


他曾经是一把十年磨就锋芒毕露的利剑,如今却有了守护这利刃不再伤人的剑鞘。


旁人只看到他对自己爱人无限的宠溺和保护,只看到他把养料和心血都给了这娇艳的花朵,却没几个人能看到他心中悄然蔓延开来的一片绿意盎然。有了这一片温柔的绿意深深扎根在他曾经怪石嶙峋的内心,他再也不会惧怕今后到来的狂风暴雨。




如同霁月清风的梅长苏之于曾经不知退让的靖王。


他用自己温柔却又坚定的方式默默守护着他。守护他的骄傲,也守护他的荣光。


他在他快要失控的时候用自己的温柔去包容他,然而却从不会阻拦他在必要的时候锵锒一声长剑出鞘,利刃喋血。




敢言人生不若戏?莫叹幕终一场空。




虽然已经有过最亲密的关系,可他灼热的目光仍然看得胡歌有点不好意思,便伸手推了他一下。“有完没完了,看什么看?”


“我爱你。”王凯微笑着看着他,仍然没有移开目光,可下一秒钟他就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因为胡歌的唇贴了上来。






“再叫一声殿下……”长吻过后的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王凯贴着他渗着微微薄汗的肌肤,一只手拢着他的碎发,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侬仵作胚伐……”胡歌瘫在床上,刚才高-潮的余韵还没有完全散去,他只觉得全身绵软,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连睁一下眼睛都仿佛成为了费力的举动。


“你说什么?嗯?别以为我听不懂上海话!敢说我下流,我就下流给你看!”王凯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故意拖长尾音把气息压得低低的——在一起这么久,他自然知道胡歌的弱点在哪里。


“快叫!要不然照着刚才的样子再从头来一遍!”


明知道他不是认真的,可胡歌还是心里猛地一哆嗦。


两个人见面的机会不多,可是一旦见了面,说是天雷勾动地火未免有些过分,说是干柴烈火又显得有些过于直白。可是不管怎么形容,实质上都会是一场抵死的欢爱,而且过于契合与美好的合二为一感常常会让两个人都失了分寸。所谓爱情,不过如此。




“殿下……”胡歌语气里带着无奈。“这样满意了吗凯哥……cosplay好玩吗?以后少上B站行吗?”


“乖……”王凯亲亲他的额头,把瘫在床上哼唧唧耍赖的他拽了起来。“宝贝儿走,去冲个澡睡觉。”




满意,当然满意。


可他是不会告诉胡歌为什么自己喜欢听这个称呼的。


即使他知道,聪慧如胡歌一定早就猜到了,只是从来不去点破。




什么到底是谁住进了谁的心里,什么不重要? 


当然重要。


出不了戏的又哪里只有胡歌一个人。王凯心里想。


他终于有一个机会,能让自己在戏里有了一次最饱满的人生,可以用自己最理想的人格做一次最理想的自我。


这个角色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或者说,萧景琰这个人,唤醒了他骨子里最渴望的坚韧与美好。


他又怎么舍得,让自己出戏?






“凯哥,如果你真的是萧景琰,那么让梅长苏平平安安待在身边和北境之战大捷,你会选哪个结局?别说想办法让两者兼得,我可听过那个答案了。”胡歌微抬起身把厚重的窗帘拉开一条细细的缝隙。屋里的灯已经关掉,透过一层轻纱便能看到窗外繁星点点夜色深沉。明明身体已经疲惫,可他却怎么都睡不着。




“哪儿来那么多问题啊你……”王凯声音中带着几分睡意。“想那么多干嘛?明儿一早还工作呢,赶紧睡觉。”


“……哦……”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胡歌把头闷进被子里。


算了,还是睡觉吧,反正,演梅长苏的胡歌和演萧景琰的王凯在一起了。


这就够了。




当他陷入一片朦胧中时,一只温暖有力的手环住了他。


“不就江山和美人吗……”


然后那只手臂把他往怀里揽得更紧了些。


“美人我已经得到了,至于江山……”他听见王凯一声低低的笑。




“至于江山啊,你就看我慢慢地给你打下来吧。”






戏里,你为君上我为臣。


而戏外,你我是王凯和胡歌。




如果人生是一场未知的戏,通向无数可能的结局。那么至少我知道,从我们相遇的那个十字路口开始,未来所有的日子里,将不再是我的一场独角戏。


只要有你在,那条未知的路,就会是属于你和我最好的旅途。




===========完============





评论

热度(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