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瓶邪到靖苏

【百粉点梗】非你不可(abo)完结

无衣:

#文不对题系列#
#终于写了坐上来自己动的霸道总裁梗#
抑制剂不见了。


明台疯了一样的在房间里翻找,他记得明明还有几只。
身上越发浓烈的橘子香气冲击着他的神经,头脑越来越混乱,手脚软的不像话。清醒点!明台告诉自己,狠狠掐了大腿根一下。


他是在进了军校以后才发育的性别,第一次发情差点没被军校一群alpha给生吞了,还好王天风不是没有omega学生,手上有抑制剂。


王天风说的很清楚,要不然在军校找个alpha标记,做生死搭档,要不然接受omega克制发情的训练,靠抑制剂过活。一旦训练不成功,他还是得找个alpha标记他。


明台骨子里傲气,omega性别的发育已经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打击,更遑论找个alpha来标记他,从此承欢于人身下,哪怕是生死搭档也不行!


他咬牙接受了训练。


药物催情,alpha信息素萦绕在他周围,全身都渴望着被狠狠侵占,渴望被标记,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痛苦的呻吟,把腿捏的青白来保持神智。一个用过抑制剂的alpha在旁边审讯他,信息素的威压下omega的天性催促着明台去服从。


咬碎了一口白牙,明台硬生生把自己一头撞晕了,刚醒来就看见王天风嘲讽的笑容:“你要是真的暴露了被拷问,也直接撞死得了。懦弱。”


明台怒气冲冲的瞪他。


后来王天风给他安排了体能训练,把发情期的他丢进一间满是alpha信息素的房间里,和四个beta一起打架……等明台勉强冲出房间,王天风等在外面,伸手扶了几乎软到的他。


“还行么。”


明台借着王天风的手站直,腿不停的抖动着:“抑……制剂。”


王天风一针戳进了他的胳膊,身上灼热的温度缓和下来,下身也好受许多。


从那以后王天风也不催着他找alpha了,抑制剂也不限制他用,只是提醒明台用多了可能有后遗症。还安排了同为omega的于曼丽给他做搭档。


明台想着这危机算是过去了,只是他忘了还有三个人没有交代……


最先得到消息的明诚觉得整个人都炸了,用半条命才克制住自己一枪崩了王天风的冲动。明楼听说了以后直接一巴掌拍碎了一个玻璃杯……


至于明镜……


大姐先是埋怨了明台成了omega也不对家里说,万一在港大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才好,抑制剂有没有啊够不够啊,有没有看上哪家的alpha啊……


然后罚明楼明诚去跪了小祠堂……


明台心里知道对不起大姐,挂着笑哄着明镜,又同她撒娇。明镜点点他的额头:“你啊!”


明楼默默跪在小祠堂里,心想大姐要是知道了明台是在军校发情的,估计他就不是跪小祠堂这么简单了,腿得断。


明诚则是满脑子的有没有alpha对明台做了什么,小少爷一个omega在军校有没有吃苦,还有内心深处一个小小的声音想着,标记他吧。


不行,明诚警告自己,那可是明台。


明楼说过,明诚做事容易冲动,尤其对明台。然后明诚就开始反思,得出结果就是他比他想象的更在乎小少爷。他看不得别的alpha和明台走在一起,哪怕只是为了任务。


所以他又冲动了,他藏起了明台的抑制剂。他知道抑制剂终究是不能长久的,明台迟早要被一个alpha标记。
明诚就站在明台房门外,一点点橘子香气从门缝里溢出,扰的他浑身燥热。于是他哐的拍开门。


松香味的信息素猛的炸开。


明台被alpha的信息素一激,条件反射就要拔枪,却摸了个空。一扭头看见门口的明诚,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家里。


“……阿诚哥,嗯……抑制剂。”


明台眼眶都红了,明诚的信息素激的他难受,他痛恨这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尤其是明诚就站在他面前。
一个受人牵制的,会发情的omega……


“明台。”


别用抑制剂了。


“抑制剂没了。”


让我标记你吧。


“我记得……还有…!”


明台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松香味包围,炸的他大脑一片空白。


他被明诚压在了床上。


alpha带着强势的信息素吻下来,搅动着他的唇舌,橘子香气里融入一丝松香。来自alpha温柔的抚慰让明台稍稍好受了一些,脑子清醒的一瞬间,他猛的推开了身上的人。


明诚猝不及防的被他推得摔下了床,背磕到了柜子上,疼痛让他被橘子香气搅得混乱的头脑清醒了起来,明台像只受伤的小兽对着他低低的嘶吼了一声:“明诚!”


“对不起。”


“我去给你拿抑制剂。”


房门隔去了大部分松香味,还有一点点残留在房间里。明台大口大口喘息着,全身上下都在尖叫着想要明诚的吻明诚的抚慰明诚的信息素,但是不行。


明家小少爷,军同特工毒蝎,什么时候沦落到要躺在别人身下求欢了?


明台又狠狠的掐了大腿根一把,还嫌不够,又把手狠狠往柜子上一砸。


明诚冲了自己一头冷水,确定自己够清醒以后拿着抑制剂去了明台房间,一进门就看见明台在自虐,心疼的要命却不敢靠近。


“明台你……”


“抑制剂。”明台刻意避开他的视线,只伸出手。
明诚把抑制剂递过去,看着明台眼也不眨的刺进胳膊。知道明台是omega的时候,除了最迟的担心,明诚心里还有一点点的窃喜。可现在,他宁愿他的小少爷只是个普普通通的beta,哪怕是alpha也好。


他怎么就这么自私,妄图以这种方式困住那么骄傲的小少爷呢?这是在折辱他。


橘子香气越来越浓,明台的脸色也越来越白。小腹突然一阵阵的绞痛,情热没有一丝减退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甚至能感觉到下身饥渴的收缩着,有液体浸湿了他的裤子。


明诚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抑制剂失效了。


“……哼嗯,出去!”明诚不自觉散发出的信息素让明台整个人脑子糊做一团,但军训的训练让他还留有神智。他试图把自己弄晕,在撞上床头的一瞬间被明诚扯进怀里,吻上了后颈。


“——不!”


牙齿磕进皮肤,血液交融,橘子里混进了不和谐的松香,散发着酸苦的气息。暂时的标记缓解了明台的情热。


“对不起……”明诚克制着脱离了明台的身体:“这只是个暂时标记,别伤害自己。”


明台没说话,也没看他。


“我去……”给你拿块毛巾……


“唔!”明诚猛的被扯了回来,恍惚间一双带着橘子清甜气息的唇贴住了他的唇,舌头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撬开了齿列,滑了进去,勾住了他的舌。


抵死缠绵,可偏偏带着股不死不休的疯狂。


两人都剧烈喘息着,刚刚被压下去的信息素味道又浓烈起来,明诚看着明台,眼神危险。


“你知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明台直接打断了他


“明诚。”


“你想标记我。”


明台很少喊明诚的名字,打小他就阿诚哥阿诚哥的跟在明诚后面,软软的小小的,让人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直到他进军校的那一天,明诚才明白,他的小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他小时候明明那么怕疼怕吃苦……


明诚宁愿明台现在还是那个摔了一跤就会哭着喊疼找他要抱抱的小少爷。风里雨里明家都愿意护明台一辈子,更何况是他明诚,疼他疼进骨子里的明诚。


可是终于有这么一天,明台也会直接的喊出他的名字,把他藏在心里的肮脏心思提到他面前,甩了他一脸。


“我……”


“那你来吧。”明台面无表情,伸手拽掉自己的衬衣,纽扣崩了一地。


“明台……”明诚看着裸露出来的因为情热泛红的胸膛,痛恨自己移不开的目光。


“与其等着被其他人操,不如你来。”


恍若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蠢蠢欲动的燥热瞬间冰凉。


“明台你振作点!”


“我挺振作的。”明台依旧没什么表情:“你上不上,不上我去找别人。”


明诚没动作。


“好。”明台对自己半裸的胸膛毫不在意,拉开门就准备出去。


一只手死死扼住他的手腕,一把把人扯回来,一脚踹上了门,上了锁。


“你在逼我。”明诚把他按在门上,眼神凶狠。


“是你在逼我。”明台抬头和他对视,一脸冷漠。


长叹一声,明诚把脸埋进他的颈窝,嗅着橘子和松香的混合气味,压抑着体内的情潮。


“明台,明台,明台……我的小祖宗,我的小少爷,你要我怎么办才好?”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么,我有多害怕你受委屈,害怕你被别人标记。害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离开明家。我不想奢求什么,明家已经给了我太多太多。”


“但是我爱你,明台,我爱你。”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不能让你被其他alpha标记,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你可以推开我,现在就推开我,我会走的远远的,绝不干扰你的生活。”


只要你好,只要你幸福,那么我放手。


“你走?走去哪。”明台微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阿诚哥,我是一个omega,一个对着alpha就会发情就会打开腿求着他操的omega,而你是一个alpha,你渴望和omega交合。”


“明台。”明诚看不得他这样折辱自己:“你只是明台。”


“我爱的也只是明台。”


说完明诚松开抱着明台的胳膊,打开了门。


“我出去冷静一下,你好好想想,别伤害自己。你真的愿意我标记你的话,再喊我进来。”


“我爱你,但我不想当你一辈子的抑制剂。”


“阿诚哥。”明台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软软的没什么力气:“标记我。”


“你想清楚。”明诚没有回头。


明台忽然笑出声:“阿诚哥,这世上抑制剂千千万万,能住进心里的可只有一个。”


松香味炸开,明诚把明台一把掀到了床上。
【(*/ω\*)污】
链接这里,手机党麻烦大家自己复制啦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33893832141389&vid=5819574891&extparam=&from=1055095010&wm=2468_1001&ip=183.134.47.41

评论

热度(149)

  1. 从瓶邪到靖苏无衣 转载了此文字